Posted on

自行车座高谜案—调得高真的可以骑的快吗?

  在 2014 年休赛期,两个无聊的孩子:1.99 米的 Stijn Vandenbergh(斯泰恩 · 范登贝赫)与 1.75 米,绰号 曼岛飞弹 的 MarkCavendish(马克 · 卡文迪什)交换了各自的队车,拍下了这有趣的一幕;卡文迪什在曲柄最高点仍无法接触到脚踏,成了 满岛卡蛋 ,而范登贝赫则像骑着 6 岁那年的童车一样,脸上表露着纯(Xie)洁(e)的微笑。

  车座高度对于在不同的自行车,以及不同的人群当中,亦有其各自不同的理解:老一辈在 老二八 上均喜爱使用极低的车座高度代步、通勤,脚容易掂到地上,心理上能获得 更佳的安全感 ,而新一辈总希望车座达到 恨天高 的水平,除了让自行车看起来更张扬,还能满足心理上的 更好发力 。

  国外媒体 GCN 亦在近期以有趣的方式,做了个关于车座高度与输出影响的小测试

  当然,由于国外媒体 GCN 小测试的测试时间太短,输出的数据差异并未如实际般巨大,而且我们骑行时更强调的是平均输出,而并非最大输出(需要更大输出时,可通过站立摇车……);在广州骑舰单车近期的一次 Shimano Dynamic BikeFitting 中可见,这位车友经过经验老道的麦董调整后,降低了 6 mm 的车座高度,产生的变化是多么明显,直接提升了接近 30 瓦的平均输出,这增幅甚至比更换成顶级空气动力学车架的增益更为明显,这亦正是车座过高而造成输出下降的案例。

  外出付费购买 BikeFitting 业务的车友,请务必确定对您 施工 的调整者具备相关的 踩踏常识 !

  Kent 亦为车友们收集到几种网络上较为常见的土办法,它们将按照基本特征区分为:运算法、肢体法、测角法三种;虽然它们各有不足,亦早已被各路大神所破解,但作为一个静态调整的 基本接入点 ,车友还是能通过它们而不断微调,找到对于自身而言较为合理的车座高度(注意,是较为合理)。

  公式法还有 雷蒙德法 的前身 跨高乘以 1.09 后,减去曲柄长度 以及 跨高减一厘米 ,或者更具有暴力美学的 三种方法加起来后,除以三得出平均值 ……

  最佳骑行姿势 中的 理想车座高度 ,若没有可参考的实际数据支持下(比如功率输出),一切的调整都是凭感觉……调整完了,也许不经过上百公里的路试,也不能准确地说是一定适合自己的,Kent 亦希望《谜案》能为车友的骑行姿势调整提供到可参考的价值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