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

自行车“翻红”订单已经排到一年后

身着专业紧身骑行服、脚踏上了锁的公路车大佬,往往是第一个冲出人群。而后,变速折叠车、共享单车们紧跟其后。绿灯一亮,一群骑着自行车的男男女女,争先恐后地冲了出去。白帆形容端午节小长假北京长安街夜骑的场面,“如同下饺子”。

“以前在长安街上看见的,多是着装专业、在北京骑友圈比较知名的一小拨人。没想到现在长安街骑行的人这么多了。骑共享单车的、公路车的、折叠车的,五花八门。”白帆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

“从来都没觉得自行车道这么不够用过”“小学放学都没见过这么多自行车”“一绿灯就像放闸了一样”“感觉回到了上个世纪,人人都有一辆自行车”。小红书上多位网友发帖形容如今北京长安街的骑行盛况。

受疫情影响,远途出行减少,市内及周边的户外需求大涨。如同今年爆火的露营一样,自行车也从小众运动成了新的户外单品——既能满足上班族通勤需求,又能满足居家期间对户外的渴望。一个人、一辆车,既能放风,还能锻炼。

小红书上也开始频频推送骑车相关的笔记,截止到6月5日下午,关于骑行的笔记已经高达93万篇,骑行装备、骑行路线万+篇。马蜂窝此前发布的体育旅游主题报告也显示,骑行等体育运动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旅游出行的理由,90后是这一出行方式的主要组成部分,占比高达55.6%。

热情高涨的骑行需求下,自行车门店销量未见太明显的增长。《中国企业家》联系并走访了北京多家自行车门店,得到的最多反馈是,“缺货”。“因为缺货,我们门店并没什么销量。你看我们这么大的店,有几辆车卖?”北京捷安特某门店店长无奈地表示。据《中国经营报》报道:记者联系捷安特、美利达、喜德盛线下店咨询销量情况,多位负责人表示近期销量约有30%的增长,但普遍缺货,主销车型尤其紧缺。

北京美利达某门店工作人员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“公路车零零散散地缺货一年多了。因为(日企)禧玛诺垄断了公路车的变速套件市场。禧玛诺没有货,谁也做不出来(自行车)。订单已经排到明年了。”

国内自行车生产主要集中在长三角地区,江苏昆山、天津等地受疫情影响,停工停产导致缺货潮加大,于是就出现了自行车“一车难求”的现象。据了解,捷安特在江苏昆山的工厂5月才复工。

“现在自行车再也不是你想买就能买到的了。”一位网友在社交网站上发帖感叹道。

端午假期北京白天的气温飙升到三十六七度,但晚上7点之后,干爽的小风配上适宜的气温,成为骑行的最佳条件。于是,每到晚上7点至9点,大量夜骑的“骑手”便会出现在街头。

“骑车的人确实变多了。”北京狂魔车队女队队长、某骑行俱乐部领队茶壶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“疫情以来,大家出行方式的改变、出于健康的需求等,都会促使更多人去骑车。尤其最近天热了,夜骑的人就比较多。”

据北青报报道,有专家也表示,“如今自行车代表的是一种新型生活方式,它的‘回潮’是社会进步的体现。”

在北京,长安街、复兴门桥已经成为骑行入门者必打卡之处。复兴门的彩虹桥已经成为往西骑行的中途休息地,时常聚满了人。除了市区骑行,更多人也在解锁郊区以及风景更好的路线天,就爬坡戒台寺的笔记。戒台寺、潭柘寺、谭王路等如今也都成了北京郊区热门的骑行路线。

淘宝4月份相关数据显示,二三线”大促期间,淘宝自行车销量增长一度超过50%,其中儿童自行车、公路车、折叠车的销量比较突出。

据京东体育数据显示,从5月23日晚8点开始预售到5月30日中午,京东运动的户外装备整体预售订单额同比增长71%。包括自行车、公路车在内的骑行品类是销售情况最好的品类之一,整个骑行品类预售订单额同比增长240%。

与此同时,儿童骑车需求也在增加。据某电商平台数据显示,今年3月以来,自行车销量大涨,其中儿童自行车销量同比增长近50%。九号公司儿童和衍生产品事业部总经理丁志磊也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儿童自行车总体需求量在疫情这几年确实有很大增长。尤其是2020年之后,大家的远途旅行在减少,小区或者周边这种户外需求在增加。

据了解,每年的3月份到秋冬之前,都是自行车行业的销售旺季,然而今年的自行车却“一车难求”。

北京上班族周佳宇就是近期买车族的一员。“本来之前骑着家里普通自行车上班,没想到骑5公里还挺累。于是就想买一个入门级的公路车,既能通勤省点劲儿,还能平时骑车锻炼。”

让周佳宇没想到的是,自行车竟然这么“难买”。“我在网上看好的一款捷安特比较火的escape车型,去了几家线下店都被告知没货。”周佳宇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

捷安特网红款的千元入门级通勤车——escape1平把公路车,甚至被网友形容为“抢到就是赚到”。由于价格符合大多数入门者的预算区间,2598元一辆,且兼具颜值和性价比,尤其是消光星河灰色,几乎处于全网断货的状态。

《中国企业家》联系并走访了北京十几家知名品牌的门店,门店工作人员表示,目前自行车很缺货,尤其是弯把公路车。

目前,市面上比较主流的自行车车型,包括公路车、山地车以及城市休闲通勤车等,其中弯把公路车属于其中的运动竞速款车型。“店里弯把公路车没有货,什么价位的都没有。目前店里只有平把公路车和山地车。前段时间门店都空了,这批山地车还是这几天刚到的。”捷安特北京天坛店工作人员表示。

“弯把公路车都没货,今年情况就是这样的。”北京美利达门店工作人员也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“零零散散的大概缺货一年了,不是工厂不产,而是我们之前的订单排不上,在我们之前都有好多交定金的了。”

周佳宇最终在某二手平台上,花了1600元买了一辆escape2。据了解,escape2新车的价格为1998元。

需求激增,线下门店缺货,自行车的多米诺骨牌推到了二手平台上。如,原价2598元的escape1,有卖家卖二手甚至高于原价。

“我之前在某二手平台上看中了一个,当天还是1750元,第二天就涨了100元。卖家说,他明天还要涨,因为他自己想换的车最近也没货,不着急卖。”周佳宇补充道。

自行车缺货潮,并不是近期才出现的现象。2020年疫情暴发以来,海内外对于自行车的需求激增。2020年上半年,“欧洲抢订中国自行车”的现象就引发热议。

据了解,中国是自行车生产及出口大国,拥有全球一半以上的生产能力。海关统计数据显示,2021年一整年,我国累计出口6926万辆自行车,比2020年同期增长40.2%。

自行车厂商的财报里,也有最直观的表现。数据显示,捷安特2020年销售额同比增长10.3%至700亿新台币(约163亿元人民币),净利润同比增长46.7%。

产业带上,国内也已经形成了完备的自行车生产集聚地,主要集中在天津、江浙以及广东几地。智研咨询数据显示,2021年天津市两轮脚踏自行车产量为2682.6万辆,位居全国第一;江苏省两轮脚踏自行车产量为910万辆,位居全国第二;广东省两轮脚踏自行车产量884.8万辆,位居全国第三。

但自行车的核心零部件却主要依赖进口,自行车的变速器,就像手机的芯片,而变速器成本占了整车总成本的近四成。据了解,自行车最核心的变速套件又一直依赖进口。而自行车变速器套件一直被日企禧玛诺垄断,占据了70%~80%的市场份额。自疫情暴发以来,产能就一直跟不上。

目前市占率较高的主流自行车变速器品牌,主要是日本的禧玛诺Shimano、美国的速联Sram、意大利坎帕杰罗Campagnolo(简称cp)这三家。其中,禧玛诺是目前国内的整车厂中,使用规模最大的。

“虽然国内也有生产变速器套件的企业,不过禧玛诺生产的变速器套件在骑友圈里认可度高,毕竟禧玛诺已经做了很多年了。”茶壶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据了解,捷安特、美利达等大众认可度高的知名自行车品牌,3000元以上价位的入门级的公路车使用的都是禧玛诺的变速器套件。

数据显示,2021年禧玛诺Shimano销售额比2020年增长了44.6%,而营业收入增长了79.3%,创下了历史新高。其中,禧玛诺自行车部门的净销售额增长49.0%,至4437亿日元(38亿美元),营业收入增长82.7%,至1252亿日元。

然而禧玛诺套件自疫情以来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状态。此前在2021年6月就有外媒报道称,多家欧美自行车制造商生产受到零部件缺货影响,日本厂商禧玛诺的部分高端零件从下订单到交货的时间已延长至400天。

九号公司儿童和衍生产品事业部总经理丁志磊也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“禧玛诺变速器确实是行业最紧缺的一个零部件,很多都是要在去年就预定今年的订单量,交期也基本是在3个月到6个月这样比较长的交期。”

受疫情以来的自行车需求上涨以及原材料涨价等影响,禧玛诺套件如今已被车友称为“理财产品”,价格也水涨船高,如禧玛诺新款顶级电变9270大套,官方售价3万元,市面上已经炒到3.5万~3.7万元不等。

据美骑网报道,捷克共和国最大的自行车生产商BFI称,他们装有10000套禧玛诺套件的卡车,在德国高速公路休息站遭“零元购”,这将导致许多车款交货时间推迟近一年。

类似的抢劫事件也不止以上一家。今年5月,美利达也曾在报道中称,自家的集装箱货车被抢劫,损失了133辆自行车,被盗的车辆多数为中上配置的公路车。

不过这也给了国产变速器厂商一个加速发展的机会。受进口变速器成本以及价格不断上涨的影响,国产替代正迎来一个新机遇。比如,国产变速器品牌顺泰、蓝图等也正在加速市场布局,从低端变速器市场切入,加速核心零部件国产化。

但是目前国内骑友圈对国产配件的认可度还比较低,丁志磊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国产变速套件目前还是在国内自行车产品上应用较多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